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should i give up or should i just keep chasing pavement?

总是怕持续不断的话题下仍有一些算得上新伤旧痛的暗流 我还是学不会谨慎 可是没有人会在亲人面前设上心防
大概从前作孽太深 自己都忙着在预备补墙的砖
更恶心的是 明明对人家还尚未死心却对着第三人嫌弃他消遣他 无异于抽自己的嘴巴 生平第二唾弃的事也被自己实现得淋漓尽致

有时候想提一些问题时迷茫疑惑的一团会忽然豁然开朗 稍微一考虑就知晓 只不过是明知答案太残酷便不想正视而已
例如那个人不再需要我分明仅限于朋友范围的关心 不再关注我的喜怒哀乐只要他自己玩爽了就ok 曾经还暗涌着小暧昧可以进行小耀的morning call以及各种时段call都不复存在 当然更不会在意我的想法事宜和行踪
那些关心我都已经觉得很多余 各种情绪则完全没有存在和表现出来的必要 尊严什么的那个人自认为男人更值得拥有和维护 还保持联系只不过是彼此还没改掉的小习惯罢了 并且高频段早就换人 低频段我也基本上该让位了
说穿了 那句『我总是想着消灭你』的玩笑话兴许的确是他真实的心声 我这个人彻底消失掉才是他眼中的皆大欢喜吧
或者这才是男女友人正常的相处模式?可惜 我还是对女人 或者让我心无杂念的男人比较在行…… 第一步棋就没走对 满盘皆输

记得最初在豆瓣认识师太时就知道她特爱在离开之前把广播全数清理掉 丝毫的行踪痕迹都不留 真是种变相的洁癖 我的理解是 豆瓣没那么重要所以不需要此地为她带来存在感 对我和很多人来说 一定并没有仔细掂量过它所带来的存在感和满足感到底有多少 仅仅是比较在意所以很用心去经营 人生可真够空虚的
话说回来 自己的生活圈子里假若真的只剩一个『衰』字 去豆瓣的话除了求帮助就是求慰藉了 事到临头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十字路口

三巡前后的综艺貌似很少 正式考虑要把空白的几个月补档 清理磁盘时看了看6月13号的人气歌谣 朴特的腰乃长久硬伤真不是能简单打理得好的 苍白着那张玲珑大脸冲镜头硬笑时我一恍神忽然领悟了什么是“虚弱美”
换个词儿就是度吧一80后所形容的:病态美 (容我笑喷一小时)
三巡的这些站他一定更辛苦 毕竟也不是走到哪儿都能随心所欲活蹦乱跳的年纪了……
这场喜车的造型其实并不养眼 固定时间表演固定动作时放着电却像翻了个白眼 不得不说李东海那女王受的结实又秀气的小腰真的很性感虽然对典型王子型的男人比如说十块钱我向来无感 俺的春花代唱13的部分这已经不是第一场 但因为高强度大幅度的舞蹈动作再来个两小节的高音 如果恰好配上心情状态不佳 那自动降key也是可以理解的 况且还挺好听 = = 那个让万千兔妖生出各种纠结心疼的跪滑 我的言行虽看似后妈 对此也并不是真的无动于衷的
回顾了两遍却好像一直在挑毛病 不知情的大概会以为我是 可是你懂的 自家孩子才敢放心地动手去打 自己的人才会肆无忌惮对着他们任性
LIVE和综艺不同 哪一场都舍不得删 每一场都有那至少一咪咪的特殊纪念意义

去付土豆所在公司一起上班的愿望开始萌生 距离现实越近就越会现实地去比较去装饰公司工作之间的优劣差 足够专业的知识和技能向来都很神圣 而那也正是我必须拥有的 百利无害 去培训公司无非只因为地理环境和人都熟悉 这不是念旧这是在幼稚地拒绝改变 事实上 就我目前的水平来说 根本没有挑三拣四的资本
俺好生向往哈尔滨的三人工作室构想 新世纪失控流氓女青年心思又活络了

给监护人看了四弟“自选集”中的一篇特萌的人兽文名叫《肉食动物》 原谅我看了三句话就这么武断地将文定了性 虽然她也根本没有反驳的意思…… 监护人以『二狗子…… 会不会也变成老爷们』、『那比还会舔胸呢』、『我草』、『但我不想找个白头发兼玻璃体混浊的』、『那是银他妈吧』作为读后感
既说萌 就一定要明确萌点何在 其实无非就是雄狮人变的这位名叫小兰 以及名字的由来 和高三的夏天我独自一人在房间里被楼下不知谁家的发情公狗蹭了半天小腿的痛苦回忆……

所谓玻璃体混浊 是我将张英俊(猫兄大名)常常在伏击前突然就放空了的眼神凸显了的第一反应 那神色比较像谁呢 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对着刘考拉的监护人将瞳孔深情聚焦的赵姓某人
我准确地用一个曾经很欣赏后来最厌恶的词来形容此时感觉那就是:

悲催。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回归席慕容

我折叠着我的爱
我的爱也折叠着我
我的折叠着的爱
像草原上的长河那样宛转曲折
遂将我层层地折叠起来

我隐藏着我的爱
我的爱也隐藏着我
我的隐藏着的爱
像山峦隐藏了燃烧着的秋林
遂将我严密地隐藏起来

我显露着我的爱
我的爱也显露着我
我的显露着的爱
像春天的风吹过旷野无所忌惮
遂将我完整地显露出来

我铺展着我的爱
我的爱也铺展着我
我的铺展着的爱
像万顷松涛无边无际地起伏
遂将我无限地铺展开来

反复低回
再逐层攀升
这是一首亘古传唱着的长调
在大地与巷穹之间

我们彼此倾诉
那灵魂的美丽与寂寥

请你静静聆听
再接受我歌声的带引
重回那久已遗忘的心灵的原乡

在那里 我们所有的悲欣
正忽隐忽现 忽空而又复满盈

喜多郎不是喜之郎 = =

雨还在下,落满一湖烟
断桥绢伞,白了思念
谁在船上,写我的从前
一笔誓言,满纸离散
雨 站在湖边 雨 遥望北岸
雨还在下,落满一湖烟
断桥绢伞,白了思念
谁在船上,写我的从前
一笔蝴蝶,满纸离散
我的告别,从没有间断
西子湖上,一遍一遍
白色翅膀,分飞了流年
长叹一声,天上人间
雨还在下,淋湿千年
湖水连天,白相见
谁在船上,写我从前
一说人间,再说江山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心情确实很好 好到想掐死你

我爹告诉我明天还要回家吃晚饭啊明天的饭比今天的更好吃一定要回来
饭前他还说了句很有穿越感的话 咱们好像很长时间都没坐在一起吃饭了 以前是留着饭菜等你回来吃 后来是留一点 最后也不留也不等了 唉
我想这种回娘家省亲的错觉还是来得早了点 …

3号你生日 你48周岁了 我跟算自己的年龄一样年头越多越要往小了讲
我应该是比较不孝顺的那种 工资没有给过你哪怕一百块 蔬菜水果没买过 最多不过是一个插排一块香 因为白天工作晚上贪玩我家务也没再做过几次了 更别提体贴你
我没有钱所以买不起能表达所有心意的礼物 即使买回来 总是叫我别浪费钱有心意就很满足了的你也不大会高兴接受
你不知道的是我什么都懂 就像我一直知道你也怕寂寞
那么就做一桌偏素偏淡口味的饭菜吧
其实爸 不知是我了解得太少还是你简单得可怕

父母皆祸害组有一帖问被人表扬对父母很孝敬是什么感觉 进去一看果然还是陈述不幸经历的 我只觉得这有什么可被表扬和耀的 难道还指望天生该做的事让别人代替和鼓励么


两个月来我并没有听从任何人的规劝依然保持着他们眼中的执迷不悟并且使其日益费解我究竟看上云比哪里
甚至老王那句恶毒的“难道他长了张招处儿的脸?”都觉得甚是好笑
其实我看到在全公司上下面前俯卧撑做不出30个累得涨红了脸的180的小身板也会觉得丢脸还有心疼 在小餐馆由着他嘴贫调戏一切能调戏的人直到自己忍不了使个眼色或直接一巴掌拍过去时也会觉得尴尬 在午休时他对着业务部的电脑看MT咧着嘴傻笑出声时也会觉得真幼稚
可是更多的呢
如南康所写“偶尔在夜里醒过来,知道自己身边还有个人,会呼吸会喘气的活人,就算再没用,再怎么不好,可他和陌生人、和朋友比起来,是更贴近自己的人,有时候,他在,就已经是一种很深切的安慰了。”
我已经把他当做这样的存在

不想列举可以让除了我之外的人能够对他做出肯定的事例 因为有真正的识别能力 不武断 扎实沉稳的人是看得到他的绝对价值的
我害怕从自己心口中描述出的这个人 感觉上会变得如我身边知情的长辈对这件事所理解的那样低俗
因为一定年纪之后必然会对围绕自己一切的认识开始变得顽固 直击最根本最赤裸的底面
大概他们忘了年轻时也一度沉浸在自己的即便最终不会HE的浪漫美好中 大概他们看着我的几块心头肉已经觉得感觉和过程之类的根本不重要 可是大爷们

在年轻着经历和成长的人 是我啊

如果那在我心里三岁的小二比换位成你们所想爱护的人 恐怕早就没有这么风凉了
在别人吃糠咽菜时你啜着肉汤还吧唧嘴 是最贱的行为

两个控制欲强到数一数二的人的相处之道 … 其实与两受相遇必有一攻是同样道理 两个对立面内在的本质基本上没有区别
在都不肯和不会服软的思想下就只能看谁的在意更多些了 或者更简单的 性别决定胜负
听上去简直bullshit 可是真的无法否认
而不可思议的是仅仅两个月我对你的爱慕就转变成了走到哪都惦记无回报付出三小时不联系就抓心挠肝真见到你那张竟然日渐恢复白皙的小瘦脸却没有多欢天喜地只觉得是顺理成章即将要分开又会百般不情愿的 …亲情 ?

我咧个熊脸 …

四目交接的时候不要停留太久 适可而止的问候关心不能太过
好奇也别去探索 妒嫉只能深锁 如果忍不住寂寞也不能对你说

啊 好朋友啊我的好朋友 不小心的沉默不想让你太难过
我们就站在落地窗的两边 就算触碰也有了界限
如果跨越过彼此那道边界是靠近还是更遥远
相信我们走到另一个境界 搭肩高唱友谊万万岁
要是我爱你变成了语言
什么会多一些 什么会少一些

就让别人去猜测 我们清白的很 就让自己去承受那种清白的闷
就算我只是朋友能不能有要求 如果会发生什么 也是我想太多

啊 好朋友就只是好朋友 不小心说出口 微笑中藏着难过
我们就站在落地窗的两边 就算触碰也有了界限
如果跨越过彼此那道边界是靠近还是更遥远
你会不会也曾闪过这感觉 一念之间就要差一点
要是我爱你变成了利剑 什么会被消灭 什么才会复原
那是我的底线 继续将你暗恋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悲催的不老歌 ..FC2是恢复元气的大后方

阿姨躺沙发上感叹电视里当兵的真够苦 回头看了一眼忽然想重温士兵突击|||
明天的七夕我还真是心里没底 会有不愉快的事吧
婊子不会善罢甘休的啧啧啧 或者婊子放过我其他我认识不认识的各种人和事都会闲不住地一哄而上
其实 之前那么在乎和看重的一个人如今怎么会被我恶毒刻薄地贬低到此境地
如果多是女人的负面心性影响的话那太悲哀了 ..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ARCHIVE
PROFILE

heeheehee

Author:heeheehee
唔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SOUND
LINK
RECENT COMMENT
FC2CO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