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日和我如此爱你!xD

   但是里面放的贴纸却是这张 1111.gif和这张6.gif,还有这一张5.gif全3种..........摔)怎么可能买得出去! 全三种的贴纸谁会去收集!而且为什么贴纸上全是这个沮丧的小孩!买这个零食的小孩更让人觉得恶心!
   这件事刚开始发生时我就警告你们了,所以你们就重新追加了贴纸,这张2.gif和这张3.gif,还有这一张4.gif,全三种.........摔)有什么不同啊!他只是勉强地露出笑容而已啊!更恶心了!要笑的话就不能让他笑得更灿烂点吗!
   我这样警告你们几天后,你们又重新追加了贴纸,这张7.gif和这张9.gif,还有这一张8.gif,全三种..........摔)太可怕了!为什么没有一个笑得自然点的!这是谁啊!说起来到底是用谁做模特的!是谁!我昨天给你们这样说后,今天你们就把........这家伙带来了 他已经踢了我的脚一整天了,够了把他带走,真是的臭小鬼一个。那不就是两个月前被我解雇的大石的儿子吗,这是报复吗,向解雇的你们同伴的我报复吗,我也是没办法啊,因为我们公司的零食完全卖不出去啊你们不想解雇的话就给我用心点开发商品,总之最后的结论是终止这个吓一跳巧克力的发售,你们露出那种遗憾的表情也没用,已经决定了!中止就是中止!啊不要用小孩来抗议! 真是的今天也累了一整天,真想解雇开发商品的那班家伙真是的一群没用的家伙.啊贴在了我的车子上!kuso真是恶心!啊——我已经受够贴纸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西门无恨… 10:56:09
要不要加你二哥呢
萱四 10:56:19
加吧
西门无恨… 10:56:28
她应该不想加吧?
萱四 10:56:44
你想就加啊
西门无恨… 10:57:08
1.gif
萱四 10:57:12
2.jpg
西门无恨… 10:57:20
你羞涩毛啊
萱四 10:57:31
3.jpg
西门无恨… 10:57:45
你娇俏毛啊
萱四 10:58:04
4.jpg
西门无恨… 10:58:19
你不满毛啊
萱四 10:58:24
5.jpg
西门无恨… 10:58:34
你愤怒毛啊
萱四 10:58:42
6.jpg
西门无恨… 10:58:52
你装比毛啊
萱四 10:58:57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西门无恨… 10:58:58
。。。
萱四 10:59:05
7.jpg
西门无恨… 10:59:07
这句歧义了
萱四 10:59:13
你才是毛呢
萱四 10:59:15
大毛毛
西门无恨… 10:59:20
小毛毛


小猪凶猛 10:46:25
经理端杯子去接水 唱:我的要求并不高~ 一杯咖啡刚刚好~
西门无恨… 10:46:37
。。。
小猪凶猛 10:48:44
他老是不怎么正经的样子 我们都不怕他 一次一个同事为了工作的事很大火 他问她 她就很冲的口气回答 以后经理就叫她大姐。。。
西门无恨… 10:49:07
哈哈哈哈 同事一下就没气了吧
西门无恨… 10:49:21
经理是30多哈
小猪凶猛 10:49:28
是啊
小猪凶猛 10:50:44
他通常下班会比我们早 有次都进电梯了我想起来有个文件没签 高叫着陈生~~一路冲进电梯 他签完了说 对不起~大姐 ~走的时候没跟你们说 以后他每次下班都很搞笑的问:大哥大姐们~~我可以走了吗?
西门无恨… 10:50:5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西门无恨… 10:52:32
你肯定喜欢
小猪凶猛 10:54:47
前前任经理更搞笑 马来西亚的30岁多点 很邋遢 不过挺帅 一年四季都趿拉一双鞋 很有艺术家气质。。每天嘻嘻哈哈的 还挺流氓 有一女同事胸比较大 穿的工作服比较紧 丫就盯着人家胸说:会不会很紧。。
西门无恨… 10:56:53
,,,
西门无恨… 10:58:00
可以当段子了
小猪凶猛 10:58:29
笑S了 不过只是口头上色色 行为上倒没啥 他快要走的时候就趴在我们桌子上一个个看我们 趴到我电脑上对着我摆个很风骚的POSE 我忍了半天没忍住还是喷了 他说 :看~思醒果然是暗恋我的~~而且老子那次还流鼻血了 这件事在豆瓣日记里写过 脸都丢完了。。太TM神奇了 为毛就那么巧 我桌面是周杰伦 他说叫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 再喜欢我也不要老是把我照片放桌面 影响不好~~要轰了
小猪凶猛 11:01:37
以前cynthia还在的时候跟他一起住在别墅 有次一起出去吃饭走路回来 路上她就跟我们讲有趣的事 说他的房间最脏最乱 地上还有很多纸巾 另一个女生就问:纸巾? 答: 嘿嘿。。。自己解决。。 俺当时太CJ了 不明白是啥意思 后来才明白。。。笑轰了
西门无恨… 11:11:08
他很率真啊。。
小猪凶猛 11:11:36
嗯 很好玩滴
西门无恨… 11:12:01
哈哈哈哈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不想我的bo变成转载类书刊

以前还以为自己多够坚强 如果病情和生活或者无论什么都恶化那么我是最软弱最消极的吧
会暴躁得什么都做不了 好心情荡然无存 其实给我平静就行了 我不贪心
本来就没有勇气去面对任何变动 就算是新生活 这个考验着实来得突然 拜谢

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kame的三维概念是高三在网吧看青春amigo的PV…啊哈哈 kame和亚麻搭得我定不了攻受 反正好萌好萌><
如果现在日像韩一样 我不会无所谓地丢掉kame 啊活活~

讨厌的感觉又来了。。别离我那么近 是时候说出来了 我只是想 这样对你我都好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風雨無情

問天 茫茫的雲欲对叨位去

因飄過春夏秋冬時 有人心酸又一年

問你 冷冷的雨水是啥滋味

你沒笑 你沒哭 惦惦離開

愛情是無字的信 無解的謎

看無結局 找無住址能退回

愛情是無底的空 留未著最愛的人

啊 風無情 雨無情 因為你無情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从前有一个传说

   从前有一个传说,传说里有只燕子掠过,蓝空一时为此失色。
   燕子落地后变了一个矫健少年,发眼,一干女子为此在屏幕上挤成猪猪脸,其中一个叫瑞希的,是女主角。

   有些梦不做不可,有些话一定要说。
   为了追逐传说,女主角瑞希嘿咻嘿咻第捆平胸部,从自由女神像下远渡重洋飞到了特产地震、火山的岛国,入学樱开---那顾名思义的花痴男校,开始了三年的追星生活,青春少女的发育问题揉成一团丢进了日本富士山。
   樱开学园的离离原上草在千百年的单原色世界力代谢得旺盛,名草代代生,任何一只少女在菜青虫转了蝴蝶前都难以窥视到。不知幸于不幸的“菜青虫瑞希号”莽撞闯进了神农的百草园,此后她只能缩紧翅膀,脚尖踮地的沿草隙爬行,蝴蝶在破旧的虫蛹里一窝3年。
 3年,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的梦做完了,青草们某日低头,蓦然发现造有蝴蝶在他们的地盘上打滚,把所有夜露、草汁、阳光的味道吃了个十足十,成长得暖洋洋的女儿香遮也遮不住---
 刺刺、涩涩的愣头小子们、
 刺刺、涩涩的汗水、
 刺刺、涩涩的懵懂初恋,蝴蝶却张开翅膀说————我决定这回,不再偷偷爱着你!

   叫你一声MY LOVE

   宣言者:芦屋瑞希

    “我是勇敢的小虎不怕丢人的小虎……”十年前还青春蹦达的小虎队这样唱,叫芦屋瑞希的女孩却不折不扣是头小牛,生于5月2日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你真的相信她在偷偷爱?你真的相信吗?
   长在说和做都和直接的国家,学过防身术,喜欢关西口味的食物,短跑成绩赛过足球小将中津秀一,至于和偶像左野泉同班、同寝室?---女孩们,不要光盯着这些优渥的条件!
   如果没有坦率、勇气及行动力,即使天天幻想着握住帅哥的手,也只配沦为无品色狼。
 我们看着瑞希一路在草木们身边跨来跨去,一路看着她生气了就对泉王子直叫嚷,郁闷时一头扎进校医室可怜巴巴的拖长尾音叫“老师~~”相信自己被神宠爱的女孩是天真、坚强的公主,连声音都散发着康乃馨的清甜。让我们那么慕、渴望地看着,看久了就爱上了。

   接受者男一号:左野泉

   “还给你,矮子,你忘了书包。”
   入学第一天就在这大和男子的山墙上撞个正着,还被无情冷语。
   “我已经不跳高了,但也用不着你的批准吧?
   别扭是日本美少年的国际通用语,无论有马无论流川,恩,发帅哥果然难伺候,但就是这个家伙,佳人一抱上手即分明了性别雌雄(泉,没想到你有这方面的敏锐),这么好康A的事向日葵头的中津秀一怎么学不来.
   但好感觉并不代表了好应变————-"我哪知道怎么对待女人啊!"噢噢,这样脸红不行噢,王子!不过喝了酒就会变接吻魔的特性,给人的YY幻想倒是不亚于
里的酒铺太子爷.
   我,想要再跳一次.因为你是我的崇拜者……红着脸的王子最后接受了告白,万岁,女孩们,灰姑娘和美人鱼的区别只在于————被王子选择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公主!

   波及者:中津秀一

   樱开学园的飞毛腿,被称呼为燃烧的小狮子的足球对小子.不过,全校第一的飞毛腿记录却被个乳臭未干的新生打败,到底是会介意吧?
会介意吧?
   对懵懂清涩的少年郎来说,介意就是初恋的第一步!(想来可惜,如果泉在某次赛跑中超越了秀一……,介意的涟漪在第一颗石头的扑通壮烈后,接连不断的圈圈扩大:挑战足球、误伤、被对手谅解,当单细胞的狮子感动得再度对上芝士蛋糕的甜甜笑脸————
   宾果~~~同样喜欢甜食的狮子被丘比特之箭射个正着,但就为自己性向继续烦恼去吧,触摸了佳人胸部N次也开不中奖的小笨没有要求进一步发展的权利!

   指导者:梅田北斗

   会把中津秀一用做擦鞋布的男人;
   会在经过时顺带在人耳边问"你在恋爱吗?"的无良医生;
   自认性格别扭却同样喜欢上个性格别人的天蝎座;
   梅田北斗医师————平日看起来轻浮放肆,但真正的魅力却在沉思和低头之间,不愧是樱开学园唯一一颗年逾双十的不老神草.他总被尊为恋爱辅导,然后在小蛮牛冲撞过的蹄印里发掘当年似曾相识的冲动,可惜在他说MY LOVE的年代,没有碰上这样热闹的黄金时期。

   应援者:难波南

   不介意怀孕的人,跟他说话吧!也许可以把中津秀一这句评价当作笨狮子对双子座花花公子的眼红,但花花公子在炼成之前却有一番被剥落磨损的痛苦,记忆里一个女孩遗憾的背影造就了今日的难波南,使他勇于带上应援团的白手帕,扎起头带拉开架势,站在众人之上吆喝一声:樱————开!加油!!
   于是偷偷说爱你的公主不再矜持,拖起王子的手一路奔向终点。

   旁观者:姬岛正夫

   这个传说中的绫女、吉贝尔医生前身、路维西王子二世的男人,对比前三者,却是最无害的一个(或者说他爱护自己如此多,不曾用自己的美貌招蜂引蝶,为世界带来灾祸)。想一想,姬岛正夫学长就犹如他的大和名一般,端正在看者的站台上望着这出偷偷爱着你的长跑落幕,如果公主和王子最后摔倒了没有通过终点线,他也会回过头,对下一代的观众微笑:毛头小子们,回魂了!现在轮到你们上场,记住奋勇前进是你们的魅力不过别忘了你们的仪态啊!

   助兴者:中央千里

   千里象征着现代漫画尾韵上的出人意表。70年代后的漫画,人们还唾骂反派,90年代后反派在读者浓烟滚滚的脚下成了唯一幸免的绿叶。虽说千里在反派设定上远不如那个在梅田里种玉的别扭男,但他自有《霸王爱人》最后一招的尚方宝剑,校园偶像风光连绵了20集后,可爱少年终于落下了楚楚梨花泪。
   虽然他在恋爱长跑的最后摔倒,没通过终点线,但在读者的爱心里,谁会是最大赢家呢?

   无责任预言者:萱岛

   “你的头上有粉红色的气哦……”
   某影大惊,美少年萱岛从背后飘出。谁,谁说他是美少年的,这灵异E水平的披着羊皮的狼!
   “传说粉红色是……”
   某影飞速卷包袱,跑。
   “传说粉红色是……恋爱的颜色。”

   终点线卷起来,塞进口袋,走掉。
   幕终。
   蝴蝶飞呀像童年在风里跑,年少和彩虹比海更远,比天还要高。
   和马丁路金一样,我也有个梦想。
   我梦想有片天空,可以自由跳跃奔跑,冒犯校规时不只承认错误也能大声说出男子汉的骄傲;
   我梦想束住自己胸部的花木兰忍受着少女呼之欲出的痛苦,不只为了恋爱,还有许多的向往和责任,那需要勇气和光朗的决心;
   我梦想亲密的人们都能心心相印,言语会被误会,但不被误会的是彼此的感情,请你明白我一直爱你,用我的方法,不存在半点愚弄、欺骗的假意。

   蝴蝶飞呀,像童年在风里跑

   所以我那么喜欢中津秀一的金发,那么佩服一双大眼睛的小蛮牛瑞希,那么感动于王子说出————我早已知道,但我一直在等你亲口说明。
   世上的珍宝不过如此,爱没有隔阂,能被信赖而坚强的人心,因为年轻,更有无限的可能性。
   青春是个风筝在天上爬,贝壳爬上沙滩上看一看才知道世界有多么大;
   毛毛虫期待着明天有一双美丽的翅膀,小河躺在森林的怀抱唱着明天汇流入海的歌;
   把岁月慢慢编织一幅画,记得清楚上面是芳草碧连天。

   得感谢在这个顾名思义的花痴男校里,一直守护着公主白日梦的百草们。
   中津、千里、难波、梅田。
   手足一样的秀一、姐妹连一样的千里、大哥哥一样的难波;
   校医更像一直倚着锄头抽烟,任凭自己的高丽菜田荒芜的父亲鹳没有给他捎来一只长耳朵的小象,漂流的河没有让他捡到一个从桃子里蹦出来,但劈开竹子之后他发觉自己成了竹取翁,虽说他对神祈祷多年,只得到三把糟糠:一只飘移不定的狐狸,一团黏死鞋底的牛皮糖,和一个不曾希望的儿女。
   但四个男人像簇拥着辉夜姬的王孙公子一样爱护着她,爱得她那么单纯那么富足,拥有了兄弟、姐妹、父亲一样的她,的确痘痘长吧长吧不是青春的错,知道最后一话那个女孩子笑着的脸上,连一个稚角也没磨平。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自創CP//(ㄒoㄒ)//

   “起火了!起火了!”半夜里有人大喊,惊醒了他的噩梦。他睁开眼,长出一口气。
   一营的人都惊醒了,纷纷披衣出帐,及至到了外面,才大叫上当。
   “烧阿房宫关我们屁事!大惊小怪,搅了老子一场好梦!”几个人愤愤地说着,又一头钻回营帐去睡了。
   还有一些人因为反正睡不着了,索性三三两两站在那儿看火景,指指点点,倾诉着当年来咸阳服徭役时所受的种种苛酷待遇,言语间透出一种复仇的快意。
   韩信独自站在一边,默默地望着那一方已被火光映成暗红色的天空。
   许久,一个声音在旁边轻轻地问:“有何感想?”
   韩信不由自主地喟叹一声,道:“何苦呢?都是民脂民膏。”忽然警觉起来,向声音来处看去,道:“谁?”
   暗里走出一个人来:“鸿门一别才几天,这么快就忘却在下了?”
   韩信的眼睛适应了暗,立刻认出了来人,乃是鸿门上那个面貌秀美如女子,计谋却耍得极其老练的谋士。
   “原来是张先生,失敬。”韩信一拱手道,“先生是韩国司徒,又是汉王重臣,怎么半夜三更找上我一个项王侍卫来了?”
   张良一拉他的手,压低了声音道:“找个僻静点的地方说话。”
   韩信会意,带着他绕到营帐后面。
   营帐后放着一车车粮草。韩信和张良在粮车间穿插行进,四周寂无人声。最后两人等上一辆较大的粮车,坐在那高高的粮草堆上,周围尽皆一览无余。
   张良道:“鸿门一别,早就想来拜访足下。只是沛公刚被封为汉王,整军入蜀,事务繁多,拖着不让我走。今日才算得闲。”
   韩信道:“找我做什么?鸿门宴一面之缘,还不值得先生如此挂念吧?”
   张良看着韩信,微微一笑,道:“‘关中素称形胜,有殽函之固,山河之险,此诚万世帝王之业也,未可轻弃’。”
   韩信一怔,道:“你……你看到我那封奏疏了?”
   张良叹道:“好文章啊——可惜明珠暗投了。”
   韩信道:“你从哪里看到的?”
   张良道:“项伯那儿。你真够厉害!知道吗,当时我给你那道奏疏吓出了一声冷汗。项王要是照你的去做,汉王可真要永世不得翻身了。”
   “那你放心吧,项王差点把奏疏砸到我脸上。”韩信说着,望向南面阿房宫的冲天大火,叹了口气,“不都关中而都彭城,是项王最大的失策。一着走错,满盘皆输,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张良道:“项王有你这样的人才而不用,才是他最大的失策。”韩信望着天边的火光,淡淡一笑,道:“幸好他不用。从他入咸阳以来,整个人都变了,拒谏饰非,一意孤行。照这样下去,不出五年,天下必将为他人所夺。范倒是忠心,看在项梁的面上辅佐他,我看早晚要被他累死。”
   张良道:“那你自己呢?总要想条出路吧!”你准备怎么办?不至于当一辈子执戟郎中吧?
   韩信摇摇头,道:“我不知道,这也许是天意。”
   张良道:“你怎么会这么想?以你的才华,到哪里不会受到重用?为什么不试试另投明主呢?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嘛。如今是乱世,谁规定只能从一而终的?”
   韩信道:“不是为了这个。我想过了,我的所学和性格,注定我这个人只能要么不用,要么大用。不尴不尬的偏裨将佐,我不愿做,也不会做。我需要极大的权利,可又不会为了权利去钻营,也不能忍受漫长的援例提升。然而谁会把权力交给一个毫无官场资历的无名之辈呢?”
   张良道:“有一个人也许能。”
   韩信道:“谁?”
   张良道:“汉王。”
   “汉王?”韩信眉头一挑,像是不屑。他料到张良会说刘邦,而且也不是没考虑过这个人。刘邦是目前诸侯之中势力仅次于项羽的人,可是……
   张良道:“我知道,外面有人说他贪财好色,轻慢十人,可你看他进咸阳以来的所作所为,是这样的人吗?”
   韩信道:“我犹豫的正是这一点。他明显是在作伪,而且作得十分高明——你不用替他辩解,这点,你我心里都明白。我没说作伪不好,兵法也讲究虚虚实实嘛,何况他作的又是善行。只是一个善于作伪的人是最难预测的,我不敢肯定他将来会怎样。”
   张良道:“他出身布衣,将来至少不会亏待百姓吧!”
   韩信看了张良一眼,他怀疑这个聪明人是佯装没听懂,故意拿正话搪塞自己。
   张良没看韩信,看着前方,像是在回答他心中的怀疑似的道:“其实,对你我这样的人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一展所长,何必想得那么远?你看,我是韩国人,就因为偶尔和他谈了一次兵法,他就用尽办法把我从韩王那里要走。可见至少在用人这一点上,他是有足够魄力的。这不就够了?”
   韩信道:“我和你不一样。你家五世为韩国相,你自己又在博浪沙行刺过秦始皇,有家世,有名声,人人都知道你。我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无名小卒,汉王不会把我放在心上的。”
   张良道:“我和汉王有约:他先去汉中就职,我替他寻找一个能辅佐他打回关中、夺取天下的大将之才。这把剑,就是我们约定的信物。”说着从腰间解下一把佩剑,双手递了过去,“剑名‘横尘’,是春秋名匠欧冶子所铸。见剑即拜将,决无迟疑。”
   韩信没有接剑,道:“让我再想想。”
   张良道:“那你就慢慢想吧!想到范对你下了杀手再说。”
   韩信道:“你……你说什么?”
   张良道:“项伯告诉我,范已经在项羽跟前说了几百遍对你要‘能用则用,不能用,则杀之’。”
   韩信沉默了,望着远方,眼中出现了一丝惆怅之色。
   张良道:“剑,我还是留给你,不管你去不去。因为只有真正的英雄,才配得上这把宝剑。我看不出除了你,还有谁配用它。”
   说完,张良将剑轻轻放在韩信身边,下了粮车,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着韩信,用一种诚恳的、推心置腹的声音道:“听我一句话,不要再挑剔了。我们就生在这样一个时代,只能在这些人里选,汉王已经是最好的了。”
   张良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暗中。
   韩信坐在高高的粮草堆上,看着他身影消失的方向。
   能用则用,不能用,则杀之!
   不错,这是范的性格。他了解范,正如范了解他。
   在周围一片冷淡和轻视中,惟有范给过他安慰和鼓励,也惟有范赞赏过他的杰出才华,但这和感情无关,这是为了他的阿籍的江山。所以,为了同样的理由,范也可以毫不留恋地将他置于死地。他知道。
   尽管如此,他心里还是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失落。
   难道在他内心深处,竟还是渴望从这个冷静老练的谋略家那里寻求到真正的友情吗?
   他叹息一声。是他自己的错。就像当年他对师傅生出的那种依恋孺慕之情一样,都是幼稚的。师傅从未回应过他这份感情。
   从他拥有这种才能的那一天起,就注定要在孤独中走完这一生,而不必怨恨任何人。
   这也许是害了你,孩子。
   他叹了口气,从身边拿起“横尘”剑,抽剑出鞘。
   一道寒光扑面而来。好剑!
   只有真正的英雄,才配得上这把宝剑。
   真正的英雄?有谁这样称许过自己?他心里一阵酸楚。


                                               选自《天意》

初见————

   刘邦上了马,张良从旁人手中取过一根马鞭,狠狠地在马屁股上抽了一下,那马立刻如离弦之箭般飞奔出去,樊哙等四名随从也迅速跟上。
   张良看着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才长出一口气,又驻足站了一会儿,转身步入军门。
   忽听旁边一个声音轻轻道:“唉!放虎归山,从此天下要多事了!”
   张良闻声心头一震,手中的锦盒几乎落在地上。他循声望去,见辕门旁的栅栏边懒洋洋地倚站着一名侍卫,双臂交叉环抱在胸前,臂间拢着一支长戟,嘴角咬着一茎野草,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张良走过去,低声道:“请教足下尊姓。”
   那侍卫吐掉叼了许久的野草,道:“无名小卒,执戟郎中韩信。”
   张良道:“不日定当造访。”
   张良说完,深深地看了韩信一眼,便向军帐中走去。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

金牛座癖好大全。媽的百發百中

生活习惯:
  轻微洁癖 喜欢洗手看到脏的地方就很在意而烦感
  疑心病重走路喜欢往后看
  非常有艺术气息
  热爱孤独,不喜欢吵闹的地方,不喜欢别人在旁边不停的交谈
  喜欢屋子暗暗的感觉,白天也想拉上窗帘
  整理癖
  经常连续的失眠或者嗜睡
  轻微强迫症
  有收集癖对喜欢的人事物全心投入
  喜欢限量或者稀少不宜被拥有的东西
  喜欢写字看书
  言出必行 答应别人的再难也想做到
  恋旧物 喜欢两种男香希望男友用这种 爱穿衬衣和呢子大衣的男人 最讨厌不绅士的男人 不喜欢虚伪自私的人 很重感情
  喜欢看别人的手
  好心肠容易出手帮助朋友保护朋友
  喜欢为喜欢的人朋友做事却不需要给他们知道
  喜欢胡思乱想
  喜欢拥抱喜欢那种恨不得把身体揉进去的感觉
  容易做梦
  最希望手 脸 头发干净
  不喜欢别人私自动自己的东西或者说是讨厌
  喜欢去没什么人的地方(如:老旧的书店 楼顶等)
  喜欢买小东西 乱花钱买没用的东西
  在家不喜欢穿正常衣服
  喜欢隐藏

精神上:
  容易超热情或超冷漠
  偏执 敏感 隐忍
  逞强 独立 倔强
  同情心
  占有欲
  既是老人又是孩子
  喜欢照顾别人又想变成孩子
  容易察觉别人内心真实善恶
  易被纯真感动泪腺还是比较发达的
  是最容易脸红害羞的人
  有身体洁癖
  对恋人喜欢身体接触抚摸,其他人“离我远点”
  有点抗拒别人接近
  爱纠结 不达目的过十年都不甘心
  轻微自我毁灭倾向 却是建立在某种悲悯的自我拯救情节中
  喜欢猫--------(这个本人例外)
  喜欢动物 喜欢自然
  喜欢刺激
  喜欢血腥暗系的东西但不需要拥有
  喜欢玩 尝试玩各种各样的东西 什么都好
  喜欢买护肤品 喜欢化妆品 不喜欢用
  喜欢衣物即使自己不合适
  喜欢被人拥抱 不喜欢接吻
  喜欢暧昧不喜欢拍拖
  喜欢追逐的感觉
  容易喜欢上一个人也容易厌烦但爱的时候会死去活来
  爱的纯粹不想保留
  对不感兴趣的东西看都不看一眼 对不感兴趣的人没表情 想装都难
  轻微报复心
  喜欢研究神秘的东西
  讨厌束缚 喜欢自由
  极其讨厌虚伪
  铁齿有主见比较相信眼见为实
  说话有时很毒
  喜欢虐待 自虐或被虐精神上
  善于思考 适应力强
  耐心只表现在【非常】喜欢的人或物上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哈爾濱

この記事はブロとも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隱姿就長纓


   “我真為那些羌氐俘虜感到難過。”阮瞻默然。
   “人類不應該去解那些狂妄的謎底,如果非要解,”嵇紹對荒謬本身感到厭煩,“我來問問你,爲什麽我父親那麼憤怒?他寧願掉腦袋也不肯遏止一下怒火?”
   “因為他寧願離開他也不并不喜愛的人世?”魏華存冷靜分析。
   “我不知道,他寧願拋棄母親和姊姊死去,也不願求饒活下來,我也不知道爲什麽!”嵇紹暴躁地喊。
   他這副面孔嚇壞了阮瞻,他從樂伎的銅鏡中看到了自己扭曲的臉,就像他小時候看到父親的那張臉一樣。父親,這個死去的幽靈,又偷偷溜回他的生活中,載他渡過他從未涉足的河流。
   “我每一次想要拋開他,他又把我拉回那條狹窄的山道上去——他在那條山道上歡笑,在那裡哭泣,在那裡死去。”


   司馬乂驚醒了!
   “你傷很重。王澄為你回洛陽報喪了,嵇紹他們則去了涼州。”裴頠悶聲相告。
   司馬乂竟然跳崖奪寶,密碼一解開卷軸就自行焚毀,詩歌之旅中斷了,阮瞻決定回溯袄教之路前往西涼……
   “蠻夫蠻婦,竟拋下我!”司馬乂發出野獸般的咆哮,衝出門廊,來到馬廄前,搖搖晃晃地解開韁繩……咳!他的確傷得很重,咯血。
   在哥哥給予司馬乂的教育中,只有當一個司馬家的男人死去時,人家才松一口氣,把他萬無一失地埋葬后,人家才會說:“看來他真的傷得不輕。”假如他躺在床上,人家就說:“篡位之心病發作了。”假如他中了風疾,口水流,手腳亂抖,人家就說:“這真是嘲弄我們的智力,又在模仿司馬懿裝病呢。”這種冷酷到處流行。一旦你可憐一個司馬氏,人人都來嘲笑你。司馬乂於是暗下決心:要心如鐵石而又行動果斷。三王起義時他冒雨自常山南下洛陽勤王,一路咳血,卻對病痛隻字不提,獨自忍受著內心梟獍的折磨……那時,距他哥哥司馬瑋之死整十年過去了!
   涼州,太遠了。幾乎跨晉帝國的可怕大陸。
   司馬乂笑出了聲,笑得胸口疼,人人走上窮途末路,年少時莫不分道揚鑣。
   “連嵇紹這麼明智都跟著阮瞻胡鬧,你們圖什麽呢?”裴頠問得落寞,他從不相信寶藏,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孜孜不倦地勸說冒險家打消念頭,眼前的司馬乂,日後的皇后,勸說、勸說、勸說,三十四歲他死非其所也歸於他只是勸說,而什麽都沒做!
   “為美景上天堂,為良友下地獄。”司馬乂微笑。


   “從前,太陽不見了,一個小孩去找太陽,路上碰到老頭子和老太太叫他打聽米缸怎麼不少米、不多米,仙女只能回答一個問題,於是他先替老太太問怎麼不少米,仙女說拔掉米缸下的無根筍,他帶著無根筍去見老頭子,米缸跳出三腳雞,雞一叫太陽就出來了。”嵇紹語速飛快,聽得大家眼珠翻白,這大概是他唯一瞭解的童話,“這故事告訴我們……”
   “千萬不要碰到老頭子和老太太。”司馬乂說。
   “無為而無不為,后其身而身先!”嵇紹都快氣死了。


   侍衛拋下裴頠,前來助戰,無論三名侍衛如何騷擾,嵇紹四人緊緊纏斗住氐人大頭目。氐人剛避開雙戟,司馬乂槍尖已逼近,氐人膂力過人,一招蕩開長槍,但魏華存的雙劍已封住上下死角。司馬乂長槍似夏夜流火,嵇紹雙戟如秋葉織錦,魏華存劍氣若玄冥寒冰,阮瞻——呃,他的劍法爛如殘春敗絮也沒人抱怨,因為這場對決太賞心目!豈止是肢體與勇力的雙重大戰?長達一百回合!
   “太有趣了。”氐人開心極了,“沒想到懶散的洛邑也有害角色。”
   “哪裡,我們是洛陽最差勁的懶漢,只好前往長安充當遊俠兒!”死人說笑,慵懶而雋永的京洛四季,八條河流平緩相會又錯身而過,那與長安絕然不同的雍容之氣!


   曹丕是一個詩人,也是一個皇帝,光一個詩人當不了皇帝,他的弟弟曹植就是這樣失敗的。
   夜晚的子嗣在秘密中如睡、隱退、靜思。輪到嵇紹守夜,他的側面猶如凝露一般,在呼吸的霧氣中消散……那個側面,突然讓人很感動,因為看起來很孤獨。
   司馬乂拉拉他的袖子:“爲什麽你不寫詩呢?”
   “詩太多了,這個世界并不需要這麼多詩,也不在乎這麼多詩。”嵇紹輕聲回答。
   “因為他父親寫了太過分的詩,被砍掉了腦袋。”裴頠也沒有入睡。
   “我真為祖父感到悲哀,他砍掉嵇康的腦袋,連我也聽不到嵇紹的詩了。”
   “如果嵇紹聽到你唱詩的方式,他還是把自己的腦袋擰掉算了。”阮瞻接到。


                                      ————立春篇·燕歌行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ARCHIVE
PROFILE

heeheehee

Author:heeheehee
唔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SOUND
LINK
RECENT COMMENT
FC2CO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