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伟大的你还要我怎样

我做的一切错事似乎在你们眼里每件都不可原谅 所以我一定要对你们所表现出的亦真亦假的大度仁慈而感恩戴是吧 可是如果我不呢
那么 我没人性 我不地道 我极度自我 我不会有好下场
既然是这样 还留着十恶不赦的我作甚 坚持要培育成才顺便为你们送终么

说到底都是些搬不上台面只活跃在自己狗日小圈子里的糟烂事 每个人的私心却都能以最大的范围找到各种角度的开脱话语并以此为私心转了性 也就根本不存在那狗屁的所谓客观 只有自己都意识不到的丑陋
我们就在这里面反复兜兜转转垂死挣扎 两只手各抓着一把烂泥一比优劣 用有草杆的那一把垫了脚 向成长的方向爬 确定不是歧途?不是陷阱?
你忘了深陷泥潭的自己原本就是全身都脏污不堪的 污浊下的双眼又怎么看得出哪里是光明面
既然已经脱不了身 我宁可和作为阴谋论患者的另一个自己孤独终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should i give up or should i just keep chasing pavement?

总是怕持续不断的话题下仍有一些算得上新伤旧痛的暗流 我还是学不会谨慎 可是没有人会在亲人面前设上心防
大概从前作孽太深 自己都忙着在预备补墙的砖
更恶心的是 明明对人家还尚未死心却对着第三人嫌弃他消遣他 无异于抽自己的嘴巴 生平第二唾弃的事也被自己实现得淋漓尽致

有时候想提一些问题时迷茫疑惑的一团会忽然豁然开朗 稍微一考虑就知晓 只不过是明知答案太残酷便不想正视而已
例如那个人不再需要我分明仅限于朋友范围的关心 不再关注我的喜怒哀乐只要他自己玩爽了就ok 曾经还暗涌着小暧昧可以进行小耀的morning call以及各种时段call都不复存在 当然更不会在意我的想法事宜和行踪
那些关心我都已经觉得很多余 各种情绪则完全没有存在和表现出来的必要 尊严什么的那个人自认为男人更值得拥有和维护 还保持联系只不过是彼此还没改掉的小习惯罢了 并且高频段早就换人 低频段我也基本上该让位了
说穿了 那句『我总是想着消灭你』的玩笑话兴许的确是他真实的心声 我这个人彻底消失掉才是他眼中的皆大欢喜吧
或者这才是男女友人正常的相处模式?可惜 我还是对女人 或者让我心无杂念的男人比较在行…… 第一步棋就没走对 满盘皆输

记得最初在豆瓣认识师太时就知道她特爱在离开之前把广播全数清理掉 丝毫的行踪痕迹都不留 真是种变相的洁癖 我的理解是 豆瓣没那么重要所以不需要此地为她带来存在感 对我和很多人来说 一定并没有仔细掂量过它所带来的存在感和满足感到底有多少 仅仅是比较在意所以很用心去经营 人生可真够空虚的
话说回来 自己的生活圈子里假若真的只剩一个『衰』字 去豆瓣的话除了求帮助就是求慰藉了 事到临头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十字路口

三巡前后的综艺貌似很少 正式考虑要把空白的几个月补档 清理磁盘时看了看6月13号的人气歌谣 朴特的腰乃长久硬伤真不是能简单打理得好的 苍白着那张玲珑大脸冲镜头硬笑时我一恍神忽然领悟了什么是“虚弱美”
换个词儿就是度吧一80后所形容的:病态美 (容我笑喷一小时)
三巡的这些站他一定更辛苦 毕竟也不是走到哪儿都能随心所欲活蹦乱跳的年纪了……
这场喜车的造型其实并不养眼 固定时间表演固定动作时放着电却像翻了个白眼 不得不说李东海那女王受的结实又秀气的小腰真的很性感虽然对典型王子型的男人比如说十块钱我向来无感 俺的春花代唱13的部分这已经不是第一场 但因为高强度大幅度的舞蹈动作再来个两小节的高音 如果恰好配上心情状态不佳 那自动降key也是可以理解的 况且还挺好听 = = 那个让万千兔妖生出各种纠结心疼的跪滑 我的言行虽看似后妈 对此也并不是真的无动于衷的
回顾了两遍却好像一直在挑毛病 不知情的大概会以为我是 可是你懂的 自家孩子才敢放心地动手去打 自己的人才会肆无忌惮对着他们任性
LIVE和综艺不同 哪一场都舍不得删 每一场都有那至少一咪咪的特殊纪念意义

去付土豆所在公司一起上班的愿望开始萌生 距离现实越近就越会现实地去比较去装饰公司工作之间的优劣差 足够专业的知识和技能向来都很神圣 而那也正是我必须拥有的 百利无害 去培训公司无非只因为地理环境和人都熟悉 这不是念旧这是在幼稚地拒绝改变 事实上 就我目前的水平来说 根本没有挑三拣四的资本
俺好生向往哈尔滨的三人工作室构想 新世纪失控流氓女青年心思又活络了

给监护人看了四弟“自选集”中的一篇特萌的人兽文名叫《肉食动物》 原谅我看了三句话就这么武断地将文定了性 虽然她也根本没有反驳的意思…… 监护人以『二狗子…… 会不会也变成老爷们』、『那比还会舔胸呢』、『我草』、『但我不想找个白头发兼玻璃体混浊的』、『那是银他妈吧』作为读后感
既说萌 就一定要明确萌点何在 其实无非就是雄狮人变的这位名叫小兰 以及名字的由来 和高三的夏天我独自一人在房间里被楼下不知谁家的发情公狗蹭了半天小腿的痛苦回忆……

所谓玻璃体混浊 是我将张英俊(猫兄大名)常常在伏击前突然就放空了的眼神凸显了的第一反应 那神色比较像谁呢 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对着刘考拉的监护人将瞳孔深情聚焦的赵姓某人
我准确地用一个曾经很欣赏后来最厌恶的词来形容此时感觉那就是:

悲催。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ARCHIVE
PROFILE

heeheehee

Author:heeheehee
唔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SOUND
LINK
RECENT COMMENT
FC2CO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