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廖亦武

【辞】
  我说你别接近这些诗歌,这些石头、太阳和水,这些臆造的天堂,我说你要管住那双怯弱的手。这儿的每一个字都是生长的皮肤,它们自动聚合,完成了一个美人,一首旷世的绝唱,但它们在完成美人或绝唱之前就已逐渐衰朽,成为很薄很薄的东西了。如果你默诵了一行诗,就等于撕开了一片丝绸,就等于损伤了一块皮肤,你将眼睁睁地看着那伤口一点点红肿、化脓、扩散,最后将你的偶象活活烂掉。美丽的总是很薄的,象纸、雪、羽毛、绸子、花瓣、唯丽、飞飞这样一些动听的名词一样薄。你想占有什么,结果什么也占有不了。在溃败的美后面,是空洞,无限寂寞的空洞,美的本身就是空洞,眩目迷人的空洞。
  我说你要管住那双怯弱的手!

【海】
  你要朝向海,永远别回头。沙哑的海,情侣的海,被玻璃渣子刺伤喉管的海。它祈祷着,喘息着,扭动着,从肺里呛出鱼,呛出嵌满鳞甲的血。你要住进去,在水和鱼中间,让你的声带变形。
  你要学会海,祷告,跟上它亘古的节奏。忘掉人,成为水,成为鱼,在波涛的反复搓揉挤撞下成为凝固的水和液态的鱼!那时你会拥有他和她,拥有一起你的那个女人或男人,他们的脸和他们的心。你在性别之间飘忽不定。当星星降落海面,幻化成亮晶晶的新人,你肯定在他们中间,作为星星家族的一员,与鱼,与水,与你的祷告举行婚礼。
  你就是海。沙哑的,永不回头的海。

【渊】
  都死了,或者都睡了。雾茫茫的深渊,人体那样轻,宛如蜡梗火柴,一根接一根地上浮。我迷迷糊糊地起身,床和垫子都不见了,所有的风景都碎成一块一块的,然后舢板一样退得老远,我失去方位,脚下没有一寸土地,我只好踩在悬空搭成的人体浮桥上。
  众多低音在轮番唱我的诗歌,我也唱。不,我没有唱,是有人在我的丹田代替我唱。一些零零碎碎的字眼钻进我的耳朵∶……幻城……巴人村……阿拉法威……面具……渴……我写过这些汉字么?真的写过么?
  都睡了,真不容易,这是我一生中唯一永在的时刻。浮桥一截截断开,沉没,我小心地趴下,抱住最后一块桥板□□它是女的。它说它是上帝。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ARCHIVE
PROFILE

heeheehee

Author:heeheehee
唔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SOUND
LINK
RECENT COMMENT
FC2CO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