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自創CP//(ㄒoㄒ)//

   “起火了!起火了!”半夜里有人大喊,惊醒了他的噩梦。他睁开眼,长出一口气。
   一营的人都惊醒了,纷纷披衣出帐,及至到了外面,才大叫上当。
   “烧阿房宫关我们屁事!大惊小怪,搅了老子一场好梦!”几个人愤愤地说着,又一头钻回营帐去睡了。
   还有一些人因为反正睡不着了,索性三三两两站在那儿看火景,指指点点,倾诉着当年来咸阳服徭役时所受的种种苛酷待遇,言语间透出一种复仇的快意。
   韩信独自站在一边,默默地望着那一方已被火光映成暗红色的天空。
   许久,一个声音在旁边轻轻地问:“有何感想?”
   韩信不由自主地喟叹一声,道:“何苦呢?都是民脂民膏。”忽然警觉起来,向声音来处看去,道:“谁?”
   暗里走出一个人来:“鸿门一别才几天,这么快就忘却在下了?”
   韩信的眼睛适应了暗,立刻认出了来人,乃是鸿门上那个面貌秀美如女子,计谋却耍得极其老练的谋士。
   “原来是张先生,失敬。”韩信一拱手道,“先生是韩国司徒,又是汉王重臣,怎么半夜三更找上我一个项王侍卫来了?”
   张良一拉他的手,压低了声音道:“找个僻静点的地方说话。”
   韩信会意,带着他绕到营帐后面。
   营帐后放着一车车粮草。韩信和张良在粮车间穿插行进,四周寂无人声。最后两人等上一辆较大的粮车,坐在那高高的粮草堆上,周围尽皆一览无余。
   张良道:“鸿门一别,早就想来拜访足下。只是沛公刚被封为汉王,整军入蜀,事务繁多,拖着不让我走。今日才算得闲。”
   韩信道:“找我做什么?鸿门宴一面之缘,还不值得先生如此挂念吧?”
   张良看着韩信,微微一笑,道:“‘关中素称形胜,有殽函之固,山河之险,此诚万世帝王之业也,未可轻弃’。”
   韩信一怔,道:“你……你看到我那封奏疏了?”
   张良叹道:“好文章啊——可惜明珠暗投了。”
   韩信道:“你从哪里看到的?”
   张良道:“项伯那儿。你真够厉害!知道吗,当时我给你那道奏疏吓出了一声冷汗。项王要是照你的去做,汉王可真要永世不得翻身了。”
   “那你放心吧,项王差点把奏疏砸到我脸上。”韩信说着,望向南面阿房宫的冲天大火,叹了口气,“不都关中而都彭城,是项王最大的失策。一着走错,满盘皆输,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张良道:“项王有你这样的人才而不用,才是他最大的失策。”韩信望着天边的火光,淡淡一笑,道:“幸好他不用。从他入咸阳以来,整个人都变了,拒谏饰非,一意孤行。照这样下去,不出五年,天下必将为他人所夺。范倒是忠心,看在项梁的面上辅佐他,我看早晚要被他累死。”
   张良道:“那你自己呢?总要想条出路吧!”你准备怎么办?不至于当一辈子执戟郎中吧?
   韩信摇摇头,道:“我不知道,这也许是天意。”
   张良道:“你怎么会这么想?以你的才华,到哪里不会受到重用?为什么不试试另投明主呢?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嘛。如今是乱世,谁规定只能从一而终的?”
   韩信道:“不是为了这个。我想过了,我的所学和性格,注定我这个人只能要么不用,要么大用。不尴不尬的偏裨将佐,我不愿做,也不会做。我需要极大的权利,可又不会为了权利去钻营,也不能忍受漫长的援例提升。然而谁会把权力交给一个毫无官场资历的无名之辈呢?”
   张良道:“有一个人也许能。”
   韩信道:“谁?”
   张良道:“汉王。”
   “汉王?”韩信眉头一挑,像是不屑。他料到张良会说刘邦,而且也不是没考虑过这个人。刘邦是目前诸侯之中势力仅次于项羽的人,可是……
   张良道:“我知道,外面有人说他贪财好色,轻慢十人,可你看他进咸阳以来的所作所为,是这样的人吗?”
   韩信道:“我犹豫的正是这一点。他明显是在作伪,而且作得十分高明——你不用替他辩解,这点,你我心里都明白。我没说作伪不好,兵法也讲究虚虚实实嘛,何况他作的又是善行。只是一个善于作伪的人是最难预测的,我不敢肯定他将来会怎样。”
   张良道:“他出身布衣,将来至少不会亏待百姓吧!”
   韩信看了张良一眼,他怀疑这个聪明人是佯装没听懂,故意拿正话搪塞自己。
   张良没看韩信,看着前方,像是在回答他心中的怀疑似的道:“其实,对你我这样的人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一展所长,何必想得那么远?你看,我是韩国人,就因为偶尔和他谈了一次兵法,他就用尽办法把我从韩王那里要走。可见至少在用人这一点上,他是有足够魄力的。这不就够了?”
   韩信道:“我和你不一样。你家五世为韩国相,你自己又在博浪沙行刺过秦始皇,有家世,有名声,人人都知道你。我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无名小卒,汉王不会把我放在心上的。”
   张良道:“我和汉王有约:他先去汉中就职,我替他寻找一个能辅佐他打回关中、夺取天下的大将之才。这把剑,就是我们约定的信物。”说着从腰间解下一把佩剑,双手递了过去,“剑名‘横尘’,是春秋名匠欧冶子所铸。见剑即拜将,决无迟疑。”
   韩信没有接剑,道:“让我再想想。”
   张良道:“那你就慢慢想吧!想到范对你下了杀手再说。”
   韩信道:“你……你说什么?”
   张良道:“项伯告诉我,范已经在项羽跟前说了几百遍对你要‘能用则用,不能用,则杀之’。”
   韩信沉默了,望着远方,眼中出现了一丝惆怅之色。
   张良道:“剑,我还是留给你,不管你去不去。因为只有真正的英雄,才配得上这把宝剑。我看不出除了你,还有谁配用它。”
   说完,张良将剑轻轻放在韩信身边,下了粮车,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着韩信,用一种诚恳的、推心置腹的声音道:“听我一句话,不要再挑剔了。我们就生在这样一个时代,只能在这些人里选,汉王已经是最好的了。”
   张良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暗中。
   韩信坐在高高的粮草堆上,看着他身影消失的方向。
   能用则用,不能用,则杀之!
   不错,这是范的性格。他了解范,正如范了解他。
   在周围一片冷淡和轻视中,惟有范给过他安慰和鼓励,也惟有范赞赏过他的杰出才华,但这和感情无关,这是为了他的阿籍的江山。所以,为了同样的理由,范也可以毫不留恋地将他置于死地。他知道。
   尽管如此,他心里还是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失落。
   难道在他内心深处,竟还是渴望从这个冷静老练的谋略家那里寻求到真正的友情吗?
   他叹息一声。是他自己的错。就像当年他对师傅生出的那种依恋孺慕之情一样,都是幼稚的。师傅从未回应过他这份感情。
   从他拥有这种才能的那一天起,就注定要在孤独中走完这一生,而不必怨恨任何人。
   这也许是害了你,孩子。
   他叹了口气,从身边拿起“横尘”剑,抽剑出鞘。
   一道寒光扑面而来。好剑!
   只有真正的英雄,才配得上这把宝剑。
   真正的英雄?有谁这样称许过自己?他心里一阵酸楚。


                                               选自《天意》

初见————

   刘邦上了马,张良从旁人手中取过一根马鞭,狠狠地在马屁股上抽了一下,那马立刻如离弦之箭般飞奔出去,樊哙等四名随从也迅速跟上。
   张良看着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才长出一口气,又驻足站了一会儿,转身步入军门。
   忽听旁边一个声音轻轻道:“唉!放虎归山,从此天下要多事了!”
   张良闻声心头一震,手中的锦盒几乎落在地上。他循声望去,见辕门旁的栅栏边懒洋洋地倚站着一名侍卫,双臂交叉环抱在胸前,臂间拢着一支长戟,嘴角咬着一茎野草,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张良走过去,低声道:“请教足下尊姓。”
   那侍卫吐掉叼了许久的野草,道:“无名小卒,执戟郎中韩信。”
   张良道:“不日定当造访。”
   张良说完,深深地看了韩信一眼,便向军帐中走去。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コメント

哥!!這CP其實我也想到了!! I Love YOU!!!

这就是兄弟!快过来给哥摸下胸~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ARCHIVE
PROFILE

heeheehee

Author:heeheehee
唔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SOUND
LINK
RECENT COMMENT
FC2CO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