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蘿莉哇?

- -b 被人說蘿莉 原來這么憤懣

上午躺在床上腦子混亂 閉上眼睛只覺得所以思路都逆轉 完全消極厭世 很多事想來都覺得可怕 睜開眼睛 又回到本樣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31881383.html
真的沒想那么多 真的

老爺子那裡的故事 很喜歡

   在一个的世界,有一只头上长着两尖角的陆行龙。有一天它站在一条广阔漂亮的道路上,产生了一个愿望,就是不停向前行走,去看路的尽头是什么。它走的那条路后来遇见了一个封闭的甬道,甬道很窄,于是它就咬掉了自己那双碍事的翅膀继续前进,后来甬道越来越狭隘,它又咬掉了自己的双臂,并以此做为可供自己存活下去的粮食。由于自己个头太大,它用甬道顶磨掉了自己的犄角。太饿,吃掉自己的爪子,用膝盖骨前行。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出了甬道,又是一条开阔的道路。两旁的生物们都好笑地看着它,眼神鄙薄厌恶。当然也有主动接近它向它示好的。于是它就吃掉那些离自己最近的生物,补充精力继续前进。其实它是多么悲伤的一只怪物,从他黏糊糊的鼻翼喷出的气体都带着一股孤独绝望得要命的腐臭味儿。它想,妈妈的,这是为什么呀。当初我并没有想这样的。它越想知道自己为何如此越急切地向前匍匐。这个时候它的手啊脚啊都被自己吃光光了。它就那么蠕动着。在苍茫而文明尚未开化的大地上。它的耳朵里全是生物们的戏谑声,"傻蛋!傻蛋!"它们这么辱骂着它。长期披风宿雨,它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它朝着自以为是前方的方向爬着,双膝也被磨掉了,身体也被磨瘦了,只剩下腰下那一截末梢尖尖的肉在扭动着一点点推着它往那个方向挪动。最后它实在走不动了,趴在一棵树下准备死去。就在这时,有个东西向它靠近。它警觉地问,你是什么?那个东西说,我是个女人。它又问,这里是道路的终点吗。女人说,不,我很遗憾,这是世界的起点。
   可以说故事到这就算结束了。
   它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可能身体力行去看一看道路的终点了。它思量了一会,问女人来这里做什么。
   女人说,我生活在这里。我和另一个叫男人的生物都是那位所圈养的家畜。来这棵树下,只为瞻仰一下这棵名为求知的树。那位说,吃了这棵树的果实,就会对万物的终点充满或直接或间接的渴望。而这对永不可能抵达尽头的怯懦生物们来说无疑是灾难。那位说,畜生就该有畜生的样子。畜生只要知道光明必不可少,而光明的含义就是无色有光就可以了。
   它告诉女人,既然有起点,终点就可能到达,事物出现的同时就会出现其对立面。无色有光的光明如果必不可少,那么有色无光与无色无光的暗也就不可或缺。
   女人接受了它的观点。因为这是她所接触到的除了那位之外的第一种观点。并且与那位的观点完全对立。而这种对立又恰恰验证了它的观点的正确性。
它说,那么你可以吃果实了。
女人吃下了果实,说,我现在充满了勇气,我想到园子以外的地方去看看。
   它说,我会祝福你。我想只要我们信念一样,就总会有一天见面的。
   女人说,好的。该说再见了。很高兴认识你,怎么称呼你呢。
   它说,人们都叫我傻蛋。
   女人说,撒旦?是个好名字呢--期待与您的再会,在道路的终点与世界的尽头。
   于是女人让男人也吃下了果实,男人和女人一齐摈弃了这个充满虚妄飘渺的欢乐的花园,离开世界的起点去寻找真实的生活了。后来他们怎么样了、谁先到达世界的尽头以及它是不是真的在那里对第一个到达的人微笑。我也不知道。只能去世界尽头看一看。

這幾天肚子不知道抽了什麽風 一吃東西就得奔廁所 應該不是酸奶的問題吧 今天已經3趟了嗚嗚嗚

忽然想到幾句話

-傻子不怕人走。傻子不傷心。
-假如能像風和雨 彼此又疏離又親密 不問你不說的秘密 快樂會不會延續
-我們同為女子卻愛上彼此
-我們是您最親愛的女兒但也是 也是 她心裡的那個唯一
-趁著青春無知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那么我說 親愛的 我們再見了 
-你以後的日子里再也不會出現cancer nine的一點一滴 就像..你從來 沒出現在我的世界里


cancernine-《親愛的再見》
QQ截#22270;未命名


央你聽著。你到哪裡我都等你。

テーマ : 人間失格? - ジャンル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ARCHIVE
PROFILE

heeheehee

Author:heeheehee
唔靓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SOUND
LINK
RECENT COMMENT
FC2CO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